东方不败
    欢迎光临我的博客.
频道栏目

查询

标题 作者

最新评论
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最新图库
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博客统计
  • 今日数:0
  • 文章数:1
  • 收藏数:0
  • 图片数:1
  • 评论数:0
  • 开设时间:2006/3/12
  • 更新时间:2008/3/19

  • 最新链接
    暂未添加该信息。


   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组


    东方不败主页 >> 文章 >> 我的诗歌 >> 浏览信息《诗歌现代批判》

    我的诗歌 | 评论(0) | 阅读(1462)
   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

    星期日   晴天 
    主题 诗歌现代批判

     人在读书的时候,常会突然间产生一些想法,就随手把它记下了。不然,人生无定,不知下一秒钟,古灵精怪的思绪又跳到哪儿去了。
      这天,见抽屉好久没收拾了,就想把它收拾一下,当无意间打开札记,就突然看见了几行字;诗歌中的浮浪、奢靡之风若疯;扫除诗歌中的现代玄言;诗歌的伪现实主义批判。
      我记不起是什么时候记下的,想了很久,也没想起来,不过,什么时候记下的似乎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曾经记下过这么几行字,就想保留下了思维的火种一样,可以继续沿着它思考下去。
      记得之所以记下那些文字,完全是当时读了一些诗后,心头郁闷和愤懑所致,当然, 这种愤懑也包括了自己。如果作批判的话,这批判,也包括对自己的诗歌。

            一、诗歌中的浮浪、奢靡之风若疯

      一时间,诗歌里的浮浪、奢靡之风若疯,一些诗,还不仅仅是诗,文字娇情得肉麻,像浴后的美人,娇滴滴的,扶都扶不起来了。
      不过,只是浴后的美人,倒也罢了,美人也可看,可有些,却实在是走得太远,给人的感觉,就有点像两个擦脂抹粉长着水蛇腰,拉了手在大街上走着的男人。看那样的诗歌,就真有不小心,窥视到了同性恋者亲昵场面的感觉。现在,许多类文学作品的文字,真的就那样。
      其实,诗歌浮浪、奢靡,不是现代才有的事,早在齐梁、宋代时期,那些宫庭和青楼艳词,就已经很浮浪、奢靡了。只不过那是古货。自然,诗不可能完全都写“历史感”或“直面人生”,咏秋呤月,抒写爱情,也同样是诗歌的题材,因为歌呤山川大地之美景,或呤唱人生缠绵悱恻的情爱,皆为生命之美。可是为什么,还会出现这种让人恶心的浮浪、奢靡呢?
      这或许与人的本性分不开,我想,主要还是诗者本身的意识在作祟。
      诗表现着诗人的心灵向往和良心。怎样的意识倾向,或许就会孕育出怎样的诗来。
      我常以为,人很奇怪,有时准备好了去想或思考一些问题,却往往适得其反。可有时,并没有准备去思考它,它却莫名其妙地自己闯来了,就像一个突然来叩门的客人,让人手忙脚乱。在这种时候,只有匆匆将它们记入札记,不然,一眨眼就跑掉了。
      记得谁说过:“作为一个作家,要多有点平民意识,少一点作家意识。”
      如果袭这句话,那是不是诗者该多一点百姓意识,而少一点贵族意识呢?如果老把自己看得很精神贵族,视平民生活若粪土,一味沉溺于所谓的内心情感体验,心灵久而久之,就会扭曲变形,笔下就会自觉或不自觉地生出“胭脂口红,油头粉面”来,也就不觉奇怪了。
      原先的清新,变成了奢靡,原先的真挚,变成了浮浪,而先前的婉约,也变成病态了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诗歌中的现代玄言

      现代诗歌的另一种毛病就是现代玄言。
      现代诗歌在语言表述上有两大毛病,要么直白浅陋,对时政作亦步亦趋的注释,要么就走另一极端,玄言,让人莫说看懂,猜都猜不着北,反正弄晕。
      现代诗歌中的玄言,并非算新东西,就以中国诗歌史说,堪称哪朝哪代都有,但要讲资格和“质量”,恐怕除了晋代,既东晋、西晋,无二家。不过,那是古代玄言了。现代玄言因何而指呢?恐怕主要还是指诗歌创作中表述上的一些怪异。
      1、天书般的语言
      这世间凡有点文化的人,读的大抵都是人书,写的都是人文,表述的都是人的感情。
      可是在这些年的诗歌中,却有不少的天书,其语言根本就没法让人读懂,更猜不出意思。
      常常一首诗,读之难,难于上青天,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深奥。
      读着那番“深奥”,不明白,只好骂自己笨。扔了诗,头晕半日,只疑那是写给外星人的情书,至少,也得几百年后的人才能读懂。
      2、意象成灾
      意象与意象派诗歌不同,意象缘于中国,意象派诗歌却始于近代西方。
      如果单纯诠释意象,《易经·系辞(上)》里说得明白:“子曰,圣人立象以尽意。”不明白,再看王昌龄的《诗格》,也说得很清楚:“搜求于象,心入于境,神会于物,因心而得。”
      而意象派诗歌是一个诗歌流派,它的特征是“用象征,凭意象暗示,不对主题直接表述。”可以说,意象派诗歌是对生活的曲折表现和反映。
      眼下的诗歌,意象似乎太滥,而且被弄得不知是意象派诗歌中的意象,还是作为“立象以尽意”的形象,只感觉一片意象蝗虫漫天飞。不过,我不贬它,乱世出英雄,或许,明天它不定又生出个什么好东西来。
      3、哲理被弄得过于高深
      诗忌直白,要求写得含蓄些。含蓄作为诗的一种美,有着特殊的审美价值。可如果含蓄过头,就会走向晦涩、难懂。
      诗歌要有平民情节。
      眼下的诗歌呢?却有两个最为明显的偏颇倾向,一是矫揉造作之风,也就是浮浪、奢靡。再就是故弄玄虚,作大哲人状。
      矫揉造作前边已述,这里不讲,只述作大哲人状。
      作大哲人状者,常常在诗中毫无道理地弄一些“超级哲理”,令人感觉高深莫测,又极是厌恶。近年来,诗歌流派多,路子野。加之如雪莱所说:“诗使它触及的一切变形。”诗歌单靠读确实已难明白,有些诗就只得凭感觉去把握。
      这说明什么呢?只说明诗者还没有那种化有为无,化无为有的本领,收天地于阴阳的柔绵之功,还不能把生活中的纷繁现象,提炼成既充满美感,又让人过目不忘的优美诗句,所以,为了招摇,就只有作令人作呕的大哲人状了。悲乎?悲也!
      诗不是叫人撒谎的,诗教给人以真诚,而这也正是千百年来诗受人爱戴和尊敬的缘故。
      真诗人也从不逃避现实,他们的人格和诗作从来都是直面人生,直面生活现实,去探求、寻觅生活的真谛。而作为一个爱诗的人,他写诗并非就是为了那诗人的桂冠,而是生活的现实触动了他的灵魂,令他拿起笔,将自己的热情,或悲愤,倾泻在纸上。
      所以,有人称,诗属于勇者,属于思想者和真诗人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诗歌的伪现实主义批判

      什么是诗歌的伪现实主义?或许可以这样说:伪现实主义就是以貌似现实主义的思考、手法来进行文学活动的一种观念和表述手法。
    其表现主要有;
      1、两眼向上,赶着风向写,时髦什么就写什么。
      现实主义的原则,是要求人们立足生活现实,关注现实中的人生。捕捉那些平凡但有代表意义的东西,并将它表述成生命艰难的生存画卷。可时下的不少诗歌,却是跟风追逐,流行什么写什么,时髦什么写什么,就感觉文革遗臭今尤在,哪见一代新诗风?
      2、歌舞升平,粉饰太平,不愿触及民生之多艰。
      这有两种情况,一是有的人有贵族派头,或小资情调:“咱们玩的就是布尔乔亚!谁愿与你打工一族、耕夫军丁者玩?”他们不愿蹚进生活现实的河流,而只愿躲在自己的心情文字构成的小房间里,以红烛、红酒熬炼自己情感的咖啡。与想像中的爱人饮,或自己独酌。偶尔也廉价而庸俗地“赞美生活”,但他们却害怕飞扬的泥尘,弄脏了自己的手套和衣裙。
      另一种情况则是不愿,也不敢正视“民生之多艰”,极力想逃避。
      不过,话说回来,心情文字好弄,“民生之多艰”却不那么好弄,文字功力、文学叙事技巧,厚重的思考,还须有化平淡为神奇之能事,或许,方可画出现实生存之艰难画卷。
      3、简单而庸俗地调侃生活,逃避应承担的社会责任。
      什么是简单而庸俗地调侃生活?
      对生活作庸俗、狭隘甚至自私的理解,然后以此作为对生活的评判尺度。庸俗地对生活进行调侃,不仅止使现实主义受到了莫大嘲讽,也常使诗者自己,陷入一种莫名的尴尬。
     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,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日子,就是身旁那些杂乱无章的琐事。这实则是简单化了。
      日子和琐事,构成生活,它们是生活构成的元素。
      记得不知是川端康成,还是其他哪位作家说过,生活是深藏河面下的湍湍急流。注意,是湍湍急流,不是河面上的那些浮浪与泡沫。
      如果将一些生活的琐事和假象,无休止地当做生活的湍湍急流来写,势必会使文学庸俗和狭隘,终将使诗者以平庸的溢美或诋毁,取代客观冷静的思考和感悟。
      诗歌本是一门使人睿智的艺术,可通过上述对伪现实主义的剖析,不难看出,许多的诗歌却使人愚昧。因为,人在其中渐渐丧失了思考的能力,对生活现实的认识和感悟,也越来越来越表面化和肤浅。
      那么,如此一来,诗歌被人抛弃的路,到底还有多远?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  东方不败 发表于:2007/1/28 1:29:24


    评论/回复:
    用户名:
    验  证 码:  点击更换验证码!
    标题:  生成一个支付宝交易,支付宝买卖交易,免费、安全、快速!
    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