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 帖子评论
选取类型: 中立 支持 反对
观点标题:
验证码: 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观点内容:
(不支持HTML)
  1. 请以客观、真实地作出评论,并注意语言文明;
  2. 观点发表后不能作出更改;
您是本帖的第 1346 个阅读者
标题: 逶迤长巷
haocnric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等级:网络大圣
文章:884
积分:9963
注册:2007年12月13日
发贴心情
逶迤长巷


之所以我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起那条小巷,并不是曾有幸在它的身体里面走来走去无数次,相反,我只踏入过它一次。那时,我骑车跟在他后面,一前一后拐进了这条与这个城市其他小巷并无差异和区别的巷子。我后来试图可能再找到这个巷子,我穿过每一条最可能的巷子,却又一次次地失望着从某一条巷子里走出来。从任意一条巷子里走出来的我,是一个异常疲惫而无聊非常的人,我会站在渐冷的天气里,眯着眼,看着即将沉落的太阳。这个城市里阳光像是一瞥偶然的眼神,短暂而让人疑惑。
    在那个走进巷子里的上午,阳光斜斜地插上两旁灰色的高墙,呈现出参差不齐的模糊线条,整条巷子里空旷的连一棵数的影子都没有,偶尔有一两只鸟挣扎着飞过,我跟他,说着稀疏的话。
    这是深秋,天气忽冷忽热,而上午,通常是最适宜出行的时候。
    我起的很晚,没吃早饭,胡乱地洗把脸,赴他之邀去一个我所不认识的他的朋友家里。我一个人穿过深秋灰暗的早晨,在桥边落叶的树丛间,看到风们在昨夜留下来的痕迹,残缺而又残忍。我不知道,我的心与它们,会有几分相象?但是有喜悦的,为着可与他一起行走或者小坐。即便我跟他被许多人隔开在同一个空间里,我依旧贪恋着这样的相依。但这样的机律少之又少,他的时间排的满满的,睡的晚,起的也晚,跟我不在同一个频率之上。偶尔会通电话,我也是木木地听他叮咛。放下电话,我会恨自己的迟钝,恨无法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心情。但见了面,又不敢说很多的话,羞赫,在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,我把自己定在羞赫里面,即便是笑,都带着隐隐约约的自卑。我不知道,自己这是怎么了。在遇见他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,我在劫难逃,即便他没有回应,或者对我所要付出的情感一无所知,我依旧会沉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    星期天的上午,街上的人开始多起来。我骑车技术不佳,跟本无暇顾及要走的路线,一门心思都在怎样躲避人流,当我发现整条路只剩下我们两个的时候,我们已经在一条巷子里了。巷子并不是笔直的,逶迤的根本不能看到尽头。我不知道我们是穿过整条巷子,还是会在巷子中间的某一处停下来,但这些好象并不重要,因为只要跟着他,一切自会明朗起来。我有种很奇怪的安全感,或者应该说毁灭感,我渴望他把我毁灭。某些时候,毁灭也意味着最安全的结果。
    他许是跟我说过许多的话的,问起一些琐事,或者是说起一些他的事情,我后来安静地骑在他的身侧,应着或听着。巷子还算宽敞,起码我们可以并肩走上那么一段,对面没有人,也没有车,感觉整条巷子里,就我们俩。这感觉让我心里有了种期盼,期盼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巷子,或者时间静止妄动,世界在这一刻,只容两个人的肆意。但这样的想法显然是可笑的,虽然我暗自希冀,但不过值得发笑的幼稚。我当然也从未跟他提起过,这条巷子里我暗生的情愫曾开着怎样美丽的花。
    我竟然渴望着这样的引导和相依,一个我们所陌生的地方,一段共有的记忆。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很少,但每次我都是拘束而茫然的,不知道怎样才是两个人最妥贴的相对方式。但此刻,我突然觉得轻松起来,两个人,隔着适当的距离,可以看得见,感受得到,向左或者向右,只要撩目,便是你想望的人。所以,我们悠闲地在在这条巷子里,气氛轻柔,心情温暖,有几次,我差点就撞着了他,但后来又很自如了。我们要去的地方,好象并不是此行的目的,我更在意这样跟他在一起的过程。
    许多年后,我可以肯定的是,他总忘了那个接近中午的深秋,我们从一条小巷子里穿越,没有风,一些不明的情绪在氤氲,他是否在当时有种安静的甜蜜之感呢?我已经没有机会去问他了,但即便问起来,他也会笑笑说,这事,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了。
    其实他记得不记得无关紧要,只要我记得,这条小巷,和巷子里的两个人,两个在某个特定的时光里相遇的人,曾经并肩走过的一小段路。记忆无法更改历史,否定也无法改变我的固执。
    那以后,我会执拗地想念那条巷子,我初次爱情萌芽的甬道,只属于一个人的喜悦欢欣,甚至对方都不以为然。但当我意识到那是这个城市唯一的一条巷子的时候,已经是深冬了。我们依旧疏淡地联络着,我被冬天冻的七零八落,不成样子。已经可以很自如地骑车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穿行了,某些时候,甚至会选择一条陌生的巷子试图走进这个城市的心脏,可是,那么多条巷子走过之后,我也没能够再找到深秋里我们一起穿过的那条逶迤小巷。某些时候,我怀疑,那次穿行,是不是我做过的一个梦呢?为什么,那条巷子会从我的眼前消失?我日日地失落着,为道路的堵塞和繁杂,可笑的是,我也是付出了热情和努力的,而这个城市,终是以一种冷漠的姿势拒绝着我的靠近。我知道,这个城市的任何一条小巷,都不是到达它心脏的途径。
    有一天,我以最低廉的价格把那辆自行车卖了。开始用步子丈量着我跟他的距离,没有任何捷径,只有灰茫茫的马路,汽车穿梭,自行车轱轳有节奏地转动,没有谁若我般,站在年末的大街上,在没有太阳的天气里,等待。对面,是他的住处,我幻想他回出来,看到雪地里那个红影子,遗憾的是,不但他没看见,我的等待同样无果。
    我从他的门口开始,向着我们曾并肩的那条巷子的方向去,细雪落下,脚下的路,蒙了一层白,大街上,空旷而寂寞,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,我知道,这一次,依旧无法识别出那条路,而我,就要走了,和那条逶迤的长巷子一起,消失在秋天的枯败里了,也消失在他若有若无的记忆里。
  


转自: http://www.21pw.com

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09/7/8 7:44:23

  
逶迤长巷
发贴表情
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生成一个财付通交易信息
显示:
预览
回复标题
上传表单
字节.

本风格由人人仿制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
本论坛所有发言均属个人观点,与 人人论坛 无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