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页
切换浏览模式

华夏网·艺术论坛书画大赛国画丹青历代名画 → 中国古代闺阁与妓女绘画比较

关闭 帖子评论
选取类型: 中立 支持 反对
观点标题:
验证码: 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观点内容:
(不支持HTML)
  1. 请以客观、真实地作出评论,并注意语言文明;
  2. 观点发表后不能作出更改;
您是本帖的第 598 个阅读者
树形 打印
标题: 中国古代闺阁与妓女绘画比较
书画大学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等级:版主
文章:1103
积分:7120
注册:2009年5月30日
发贴心情
中国古代闺阁与妓女绘画比较
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崔鏏《仕女图》
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
明 薛素素《吹箫仕女图》


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
明 文俶《罂粟湖石图》

  闺阁画家赖于家庭,深居内宅,属社会封闭型的人。优裕、安定的生活,使她们不必为衣食操劳,她们有充沛的自由时间来随自己的兴趣研习绘画。绘画完全是闺中消遣时光的手段,她们常以平和的心绪来轻描淡写花蝶小虫,或大士观音、仕女等。

  妓女画家必须靠自己的力量谋生,属社会开放型的人。飘泊、竞争的生活,使她们时时为自身的生存忧虑。绘画实际上既是她们用以谋生、竞争的手段,又是她们借以消除内心积虑的工具。优裕而无忧无虑,流落而悲怨悱恻,这是闺阁与妓女画家的两种不同的生活境遇和心态。因此,我们在她们所流传的作品中,可以看到她们创作态度的不同,艺术表现方式的不同。我们不妨将同一时代的,同样擅绘花卉题材的文俶、马守真作一比较,看看二者身分的不同使她们存有哪些差异性。

  取材的对比

  文俶画的是幽庭雅境中的闲花静草,表现出与世无争,淡泊平和的文娟气。马守真画的是荒坡野岭中的香兰,显露出一种不畏环境险恶,奋力抗争的精神。可见,文俶、马守真赋予花卉题材画不同的意义,并对它们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。这实际上折射着她们各自不同的人生境遇。文俶笔下的花卉侧重于对自然物象的真实写照,力在表现描绘对象的自然美;马守真笔下的花卉则寄托着对自己人生的慨叹,借物抒情,抒发胸中逸气。

  因此绘画对于她们而言,一个是自娱的,一个是遣怀的。

  表现手法的对比

  受自娱与遣怀创作态度的制约,闺阁与妓女画家在用笔、构图、设色上采取不同的方式。用笔上,文俶行笔略显拘谨,线条匀整平实,远不如马守真用笔豪放爽快,线条飘逸而富于变化。构图上,文俶追求稳中具险的构图方式,所绘物象看似工整对仗,实际上内藏机巧多有变化。马守真则与之相反,她追寻险中求稳的构图原则,设陈布势看似漫不经心,实际上物象间互为依托内存呼应。设色上,文俶的作品以着色为主,她十分讲究不同色调间的相互映衬关系,作品中洋溢着清新典雅的娟秀之美;马守真的作品则很少设色,她多以白描勾勒,或墨分五彩加以渲染,作品中呈现出的是种朴素无华的野趣之美。

  款题的对比

  作为与文人雅士相往来的妓女画家,为了表达超乎画面之外的个人复杂的情感,她们往往在表现自己画才的同时,还通常在画上题诗,以展示自己的诗才,宣泄情感。许多妓女既是诗人又是画家。相比之下,深居闺中,只以绘画自悦遣兴的闺阁们在画面落款、题跋上要比妓女画家简单得多,她们通常不在画上题诗作文,而仅落年款或名款而已。如文俶一般款署“庚午仲夏廿又九日天水赵氏文俶画”、“己巳夏文俶画”、“天水赵氏文俶画”等。由于不同的文化修养、创作目的,使闺阁画家们在绘画上,只注重于对笔墨效果和物象情态的把握,其作品和妓女画家题诗作文,借物言志的作品相比,显然在内涵上缺乏一定的丰富性和深刻性。此外,在明代妓女画家的画幅上,常可见到文人雅士的题跋,如薛素素《梅兰竹图》卷,其上有张凤翼、沈同生、顾天阶、许经、钱载、张燕昌等文士的跋,以及对她仰慕之极的清人颜翔为她画的小像,图中的素素秀发高耸,身着便服,翘腿坐于书案旁的圆墩上,手展画卷,凝神观赏。案上有文房四宝、书卷及花瓶。书案上的摆设表明了薛素素能书会画的高雅文化修养;薛素素便装的服饰及不甚优雅的坐姿,则透露出她不守闺阁教理的风尘身份。此像和薛素素的作品整整相差六十年,颜翔的创作当属想象之作,但多少亦反映出薛素素为妓时的一些情况。在闺阁画家的画幅上多无题跋,偶或有之,也多出自其父兄及丈夫之手。

  闺阁和妓女画家的比较,还可以从一些有着身份转变的画家身上看出。这种身份的转变,多表现在从良的妓女身上。如薛素素,她为妓时创作的《溪桥独行图》与她嫁明朝文学家沈德符后创作的《吹箫仕女图》( 南京博物院藏) 有着明显的不同。《溪桥独行图》扇面是幅用笔随意、小写意水墨人物画。《吹箫仕女图》轴则是幅运笔工整细腻、工笔重彩的人物画。

 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,妓女画家尤其是绘画水平最高的明代妓女画家,她们凭自身的才智,加之文人的捧喝,在社会上形成了一定的声势,这种声势对于闺阁画家而言,则是种无形的压力。长期的封闭性生活与愚化教育,令闺阁画家们自我表现意识泯灭,她们轻易不肯将自己的作品公布于众,生怕被误认为是广布于社会中的妓女画家用于交际的作品,而有损于自身清白的闺房形象。在她们眼中贞操高于一切,包括绘画活动。在闺阁画家中就曾出现以擅诗文绘画为耻的极端现象,明《金陵琐事》记闺阁画家马闲卿“善山水白描,画毕,多手裂之,不以示人,日:‘此岂妇人女子事乎’。”另一个典型人物是明代的方维仪,她写的“离忧怨痛之词,草成多焚弃之”。画完的观音、罗汉像也束之高阁鄙为末技。她在逝世前曾再三叮嘱她的侄子方以智,言:“余《清芬阁集》汝勿漫赠人。余甚不欲人之知也。”方维仪的诗文、画作因这种自恃清高的愚昧和迂腐观念而消殒的不计其数。这不仅仅是她个人的遗憾,也是我国文化艺术宝库中的一个损失。正是由于有像马闲卿、方维仪等一定数量的女性甘于自觉自愿地自我埋没,以致于当我们今天把女性绘画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研究时,深感资料的匮乏。



书画大学 网址:http://www.shdx.net 面向全国,常年招生,随报随学,个别辅导,因人施教,包教包会。开设:书法大专、国画大专、书法研修班、国画研修班,颁发中国书画学院证书。电话:010-51656981 联系人:王伟  QQ:1263831886 电子信箱:1263831886@qq.com
ip地址已设置保密
2012/4/7 0:51:34
点击参与评论 | 引用 | 回复 回到顶部

  
中国古代闺阁与妓女绘画比较
发贴表情
字体颜色 字体背景颜色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超级连接 插入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引用 清理代码 生成一个财付通交易信息
显示:
预览
回复标题
上传表单
字节.
Copyright ©2004 - 2020 cnrr.cn
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.0.0
页面执行时间 0.02344 秒, 4 次数据查询